中国老龄网 wdzb.org.cn

[切换城市]

[散文] 与明月有约

[复制链接]
天下好文
与明月有约
回复者:中国老龄网 (管理员)|
2022-9-10 08:19
转载 宁古塔作家网 孙玉福
1.jpg

       天上月圆,人间月半,人间整月,天上残月。仲秋节的早上,例行早起晨练,沿着江堤向西偏北方向走,一轮明月即将坠落到山的后面,这是十四的月亮,和中天的山高月小不同,西坠卡山月亮,即大且圆,即明且亮,整个山川大地都清朗明晰起来。更多的人看见的是出升的月亮,是上弦新月,而我见识最多的是下弦的残月,从十五的早上一直到二十八,九,每次都会见证明月从满盈到全亏的全过程。从三十开始早上见不到月亮,但我的心中有底,到十五的早上月亮还会如期而至在西边的山头上等候与我重逢再会,多少次只有我失约,而明月从来没有爽期,即使是在阴云密布的时候,我也坚信月亮还在那西山的云层上践约。信不信由你,月亮有种神奇的魅力,不论多么现实的人,只要你久久地面对月亮,都会被月亮的神奇莫测而吸引,产生奇异的幻想,都会想入非非,翻出尘封和忘却的记忆,想起许多与月亮有关的人和事。

       月是故乡明,小时的月亮亮。望着湛蓝的天空高悬着的皎洁的月亮,我思绪的翅膀飞回到45年前,有一段与明月结缘的美好时空,在我的脑际渐渐的清晰,令人兴奋不已。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当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就在我们公社设立了中学,现在算来还是比较早的,当时在市里可排在第三第四的位置,这对一个农村的孩子意味着只要你有一定的天赋和努力就有机会读中学了,就当时的教育资源状况来说,这个机会是十分珍贵的。我有幸得到了这个机会,全班四十多人中只有四人考上了中学,我是其中之一,当时我才十二岁,学校离家有十二华里,没有住校的条件,更没有交通工具,有的就是“十一号越野车”,用两条腿丈量祖国大地。夏天还好,冬天早出晚归,两头不见太阳,月亮对于走夜道的人是多么重要,在那时我和月亮结缘,早上顶着半边残月离家,晚上一弯新月伴随我归巢。当时虽然学了自然,知道月亮是地球的卫星,有着固定的轨道,但在我无知的希望着,月亮不落总挂在天上多好,那样就没有黑暗和恐惧了,简直是傻透了屯毕了。从那时起我就对月亮有了充分的认知和理解,只要抬头看一眼月亮的位置就能准确判断今夜是农历的那一天。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父亲在生产队看菜地,摘菜了没有装车,我替父亲看着菜,当时不是十四就是十五,开始时夜黑头天,我坚守在窝棚里,害怕极了,一会月亮出来了,天亮了许多,恐惧也没有了,这时我有空欣赏月亮,搜刮枯肠,也找不出可以形容月亮的句子,尽我全部学识,好容易弄出个“白玉盘”来,只是感觉像而已,谁知竟应了“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的名句。真得佩服诗人的观察细致和比喻贴切。

       月亮是神秘和奇妙的,有着许多未知和悬念,即使是到现在还强烈地吸引着地球人的关注,人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大搞探月,登月即是为此,不过现在探索更多的是科学,而古人探寻和传承的是神话和传说。踏着月光行进在水泥路面的江堤上,思绪的翅膀滑翔到1969年,我们换防到朝阳的师范学院,部队开始冬季拉练,我因为要到农村搞“三支两军”没有随建制而在驻地留守,参与一个弹药仓库的防务,是八人七岗,即每天一岗,只是往后串一个位次,我又一次与月亮结缘。辽西的深冬甘冷甘冷的,一个人隐身在阴黑角落里,开始几天挺新鲜,时间一长日子就不好过了,孤寂笼罩和袭击着我的神经,简直到了煎熬的程度,只有坐井观天,辨识认数天上的星星和欣赏月亮,天文知识匮乏,除了金星和北斗七星外基本上叫不出别的名字,看着皎洁的月亮,从记忆深处搜索月亮的故事和相关的名诗佳句。月宫里住有偷吃了长生不老灵药的嫦娥,服劳役的吴刚和一只小白兔,这古老的故事还是孩童时就植根于脑海的,尽管版本不同,内容基本是一致的。辽西的山大多是光秃的,触景生情,最先想起的是中学学过的《核舟记》船舱门窗上对联苏轼的“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句。万籁俱寂,看着天上的明月,耳旁仿佛响起“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桂丹响叮叮,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在颂月的诗句中还是毛泽东即浪漫又乐观,寂寞的嫦娥在万里长空中翩翩起舞,长袖广舒,寂寞中不乏欢乐。可以大胆地设想,如果“吴刚捧出桂花酒”句出现在唐宋之前,李太白也许就会携觞趋明月,苏东坡肯定会不怕高处寒了。当年我还不会喝酒,什么酒就是一个辣,但我想“桂花酒”一定是美酒,酒好不怕蟾宫高。

       天堂,天堂,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堂没缘涉足,苏杭的宜人还是知晓的,可以推想那天堂的美好,令人向往。我还真的做过“上天”的梦,在天堂的门口徘徊了一回,只差一蹴而功亏一篑,回到现实中,把脚印继续留在地球上。1970年,从陆军中选拔飞行学员,我顺利地通过了体检和政审,硬件完全合格,已是万事俱备,也“不差钱”,似乎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板上钉钉了。特别是家乡人知道了这个“喜讯”,亲朋好友纷纷写信问候祝贺,他们知道我们家三代赤贫,清白如洗,只要身体过关,政审绝没问题。开始我也没太奢望,架不住外界不断的打压,时间久了,我也被忽悠的跟着飘了起来,开始做起上天的梦,不光是当时,就是现在如果能有机会当上飞行员,那也是祖坟冒青烟了,天大的馅饼,不论谁几天几夜睡不着觉也都属于正常。选飞是从四月份开始的,五月就完成了外调,结果都到秋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那时真有点等候宣判的感觉,该死该活给个痛快,不受这个罪,吃不香睡不好。被希望和幸福折磨也是痛苦的,而且没法释放和无处渲泄,简直是无名的痛苦。痛苦是内心的感受,还要坚持正常操课,照常站岗值班,因为无法入睡,索性替后边人多站几岗,一个人背只空枪,在哨位和营区中梦游。面朝苍穹眼观明月和群星,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中秋》像一剂灵药,一遍遍默诵,缓释了将要崩溃的神经。“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常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连天上宫阙都难全的事,在人世间又当如何,人长久才是最美好的。不顺心事常八九,彻底失望了反而放开了,心情获得了释放和缓解。“认识的东西不一定能够理解它,只有理解的东西才能更深刻的认识它”,我不但理解了诗人的心情,还从中找到了属于我的东西。

       宇宙是无限的大,天堂对应的不一定是地狱,不能上九天揽月,还可下五洋捉鳖,天堂的大门虽然没有向我敞开,但我也没下地狱,由于名额所限刷下来的“准学员”,全部都安排到了海军的潜艇部队,阴差阳错我没能上天反而钻进了海底,成为一名水兵,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命中注定,只有天知道。可也别说,歪打正着或者是因祸得福,潜艇部队也属于特种兵,待遇很高,穿呢料军服和皮鞋,比空军都阔气,伙食标准每天两元多,和飞行员差不多,比陆军高出四五倍,吃的穿的都好,呢料海军服身上一穿,真是精神抖擞,威风八面,自我感觉别提多美了,而且没有被淘汰之虞,我在艇上一直干到复员,而到空军的三位中只有一位成为正式飞行员,另外两位到航校不到一年就转业到地勤服务了,比起他们又自我满足了一把,人生幸运指数又增加了一颗星。我们艇是我国自力更生的第一条艇,经常参与一些外事活动,除了训练外更多地停靠在大榭岛和吴淞口军港,我的专业是固定的值晚八点到十二点的更,夏天值更由于天热一般不进船舱,在码头上乘凉和聊天,有更多的机会欣赏大江大海美丽的夜晚和星空。看那潮起潮落,海天一色,风起云涌,月升月落,你会被诗人那博大的胸怀和绝妙的诗情,高深的意境和美丽画面所感动,会被那脍炙人口千年传承不衰诗句所感染,看着一轮明月从海里跳出来,脑际就会想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等名句。当你探寻明月的奥秘时诗人早有,何处春江无明月,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当你想家和思念的时候,诗人早就有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清风明月本无价,近山远水皆有情等等。看着江月想起诗句,想到了诗句,更加欣赏那皎洁的明月,你要经历了这美好时空,你会感到无比的幸福,我的亲身感受就是如此,至今还记忆深刻。

       记忆的翅膀飞到了90年代,我有幸连续五年在镜泊湖的抱月湾过仲秋节,明月高悬,湖平如镜,酒足饭饱后漫步在湖畔,看着天上的明月,势必想到人生如梦,一杯还酹江月。抱月湾有两栋楼是建在水上的,站在楼上推开窗户,欣赏仲秋明月,月在眼前,伸手可及,正是那句“近水楼台先得月”,令人思绪万千。当年我们师直总共有六人通过了选拔,住在师部大院的三个都到了空军,在外地施工的三个都到了海军,事后知晓这不是偶然也非巧合,是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和司政后都熟,信息灵通,也有自我争取的机会和条件,所以优先于我们,但想到他们惨遭淘汰又潜滋暗长了幸灾乐祸。事不关己则已,与己相关而且厉害重大的事,无论谁也不会心态平和,如果我没到海军而上空军的指标被别人窃取,那该是什么厉害关系,说记恨终生也不为过。当然也有近水楼台“先湿鞋”的,当年我们三个被录取到海军的都在一个工地施工,我和其中的一个战友驻地离火车站有十三里路程,往返收拾行李得五六个小时,我们只有乘坐晚饭后的火车,而另外一个战友驻地在车站,不知为什么他没有等我们二人,自己坐下午的火车先期到师部报到,驻地在车站也是近水楼台。等半夜我们报到时,打听他的消息,听说因为他有两颗“金牙”,被淘汰了,并且还听说如果和我们一起来,就来不及换人了,也就可以到海军了,前后几个小时,就改变了人生轨迹,这事现在想来还是颇令人遗憾。当晚我们没有睡意,漫步在月光下,真替那个战友惋惜,他没和我们一起在军人招待所住,不知一个人躲到什么地方悲伤去了,他在陆军干了五年回地方当了一么车工。现在我行进在月色里不知不觉就想起了他,人生如此无常,真得不知道明月都看到和记住了人世间的什么,可以肯定地说比我知晓的多,什么事也逃不过明月的洞悉,不要做暗事哟。

       明月是神秘的,也是深奥的,那里有白云的“心中偶像”也黑土的“梦中情人”,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寄托和记忆。更有我一路走来的相识,相知,相仪,相恋,相好,有同桌,同班,同届你。在月色中,打开尘封的记忆“明月千里寄相思”,不知此时此际是否安好,我很想你,寄上相思与明月,天涯相知共此时。      

2.jpg

       作家简介:

       孙玉福,现年六十八岁,七七年毕业于牡师院中文系,在中学任教八年,后转调政府做文员,公务员退休。《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签约作家。


点评

海!外直播 v.ht/88855 禁闻视频 v.ht/55559 某省长说:“请全省人民对我严格监督。” 网友评论:人民拿什么监督你?报纸归你管,电视归你管,网络归你管,我这条信息都归你们管,说删就删,从来也没跟我商量过..   发表于 2022-12-1 14:17
欢迎采编文章上传中国老龄网,自己当编辑、当评论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中国老龄网  

GMT+8, 2022-12-2 19:59 , Processed in 0.273009 second(s), 4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