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龄网 wdzb.org.cn

[切换城市]

[历史人物] 吕端,大宋王朝的“糊涂”宰相

[复制链接] 地区:
中华老人
吕端,大宋王朝的“糊涂”宰相
回复者:脸谱 (小学一年级)|
2020-7-14 13:57
转载 环球人物  文/晏建怀
本帖最后由 脸谱 于 2020-7-14 14:00 编辑

  毛泽东曾诗赠叶剑英:“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里面所提到的吕端,是北宋有名的宰相。

  宋朝是文人的天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士大夫历来瞧不起考不上进士而靠祖上的荫德入仕者。吕端靠父亲的关系当上小官,步步高升,领导满朝状元、进士出身的文人士大夫,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0.jpeg

  给憨王爷出主意

       宋太祖赵匡胤兄弟五人,两个早亡,剩下赵光义和赵廷美两个弟弟。赵匡胤去世后,赵光义坐上了皇位,成为了宋太宗,这时,弟弟赵廷美与这位皇兄的关系陡然微妙起来。

       原来,母亲昭宪杜太后临终前,曾把儿子们叫到跟前交代遗言,确定了一个皇位继承的顺序:赵匡胤死后赵光义接任,赵光义死后赵廷美接任,再由赵廷美传位给赵匡胤的儿子赵德昭或赵德芳。在儿子们都起誓保证后,杜太后把遗言藏在金柜,安排谨密可靠的宫人守护,这就是正史、野史上均有记载的“金匮之盟”。

       按照“金匮之盟”,赵廷美是下任皇位继承人。然而,精明的赵光义似乎不太愿意看到弟弟接自己的班,他想传位于子。所以,他对弟弟开始有了戒备猜忌之心。这层内心深处的想法,吕端洞若观火。

       公元979年,赵光义亲征太原,攻打北汉,打算安排赵廷美留守京城。赵廷美居然想接受,真是糊涂一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外出的皇帝无论是巡视还是亲征,最怕后院起火、祸起萧墙。既然皇帝早已对这位皇弟有所猜忌,难道真的会让他留守?试探罢了。当时,吕端是赵廷美手下的判官。对赵光义的试探,赵廷美浑然不觉,历来谨慎的吕端赶紧向这位憨王爷说:“皇上作为一国之君,不顾艰危,浴血亲征。您作为亲王,应该主动请缨,扈从左右,为皇上分担。若是贪图安逸,答应留守,不合时宜啊。”建议赵廷美推辞留守之任,主动请求从征。

       赵廷美依计行事,赵光义果然同意,而且显得十分高兴。吕端参谋得当,既猜到赵光义的心坎上,又让赵廷美避免了嫌隙,双方皆大欢喜,可见他行事的稳妥与明智。

       虽然立了一功,吕端却没有得到重用。不久,因为赵廷美王府的官吏违背皇上诏令,贿赂执事者买卖树木,吕端被牵连获罪,贬至地方。

        上天只把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这话一点不假。在地方上,吕端政绩良好,不久又被提拔回京。

        端拱元年(988),赵光义给吕端委派了一个重要差事,出使高丽(位于今朝鲜半岛)。作为大国使节,吕端谦和友好而又不卑不亢,大胆交涉而又严格谨慎,对于高丽王超越正常礼节性的馈赠,一律拒绝。他既出色完成了任务,又保持了大国的使节形象,为后来出使者树立了典范。比如宋神宗元丰年间出使高丽的钱勰(音同“协”),就始终以吕端当年在朝鲜的举动作为标准,凡是吕端当时所拒绝的例外馈赠,一律拒收。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吕端一行经海道回国途中,天气骤变,海上巨浪滔天,甚至把桅杆都吹断了,一船人大惊失色,慌作一团。但是,吕端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始终安静地坐在船上读书,就像平时在家里的书斋一样,其沉着稳重,可见一斑。吕端出使高丽的出色表现,给赵光义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归国后,赵光义当即开始重用他。

  被审时有问必答

  赵光义有9个儿子,长子赵元佐,次子赵元僖,三子就是后来的宋真宗赵恒。长子赵元佐从小聪明机警,容貌极像父亲赵光义,深得钟爱。赵光义还长期把赵元佐带在身边,悉心教导,亲自培养,先封卫王,又封楚王,并想尽方法绕过了“金匮之盟”,正式立赵元佐为太子。

  后来,赵光义到底担心赵廷美威胁皇位继承,便诬陷赵廷美密谋造反,将其废为庶人,安置于涪陵(今属重庆)。在此过程中,赵元佐作为太子,不但没站在父亲这边,反而为叔叔申辩,受到父亲的严厉斥责。结果,赵元佐忧惧成疾,竟然一夜之间疯了。于是,这太子人选,只能重新选择。

  经过慎重考虑,赵光义把次子、许王赵元僖作为太子人选。他按照培养太子的惯例,安排赵元僖出任开封府尹(相当于首都市长),先让他历练历练。为了避免重蹈赵元佐的覆辙,赵光义决定选择一位稳重而又可靠的人辅佐赵元僖,思来想去挑上了吕端。吕端因此成了许王赵元僖的幕僚。

  然而,赵元僖亦是命运不济。淳化三年(992),他忽染怪病,在很短的时间内暴毙,年仅27岁,让赵光义悲痛欲绝。后来,有传言说赵元僖暴毙是因为他的爱妾张氏,赵光义听了极其震怒。他安排成立了专案组,就太子之死对相关人员追责,张氏被判死刑,左右亲吏处以杖刑。吕端虽受赵光义器重,也被审问。

  当时,御史武元颖、内侍王继恩负责吕端的案子。两人到吕府后,说:“我们奉皇命来审问您。”吕端神色镇定,回头告诉随从说:“去取我的官帽来。”这两人说:“您不用这样正式,我们随便问问就好。”吕端说:“天子要讯问,我就是罪人,怎么能在堂上面对主讯人呢?”随即下堂,且有问必答。如此低调的态度,让赵光义对吕端欣赏有加,所以并未重责,仅仅是给他降了职。

  第二年,朝廷新设考课院(官署名,负责官员的升降),重新调整干部。赵光义召见了部分遭到贬谪,或在地方任闲职的官员谈心,想听听他们的想法。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向赵光义诉说条件有多么艰苦,泪流不止,颇有抱怨。轮到吕端对答时,他说:“臣先前辅佐秦王(赵廷美),没有监督好府内官员,贬谪商州,承蒙陛下不弃,随即提拔回京。后来许王(赵元僖)暴病而死,臣实在是罪责难逃。陛下您并没有严惩我,仍然留臣在京任职。对臣来说,这真是犯大错而得大幸啊!如今,臣只要能得到一偏远之州的副职就心满意足了。”赵光义听了,不仅没继续贬吕端的官职,反而马上让他官复原职,随即出任枢密直学士。仅一个月,又提拔为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副宰相)。从此,吕端进入了朝廷的核心决策层。

  子孙连办婚事的钱都不够

  经过一段时期的历练和考验,赵光义终于决定把宰相这一重担,交给“你办事我放心”的吕端。据宋代僧人文莹《玉壶清话》记载,赵光义决意任吕端为宰相之前,曾在一次宫中宴会上,特作《钓鱼诗》赠吕端,诗中有“欲饵金钩深未到,磻溪须问钓鱼人”之句,把吕端比作周文王身边的姜子牙,暗示将拜他为相,可见赵光义对他的倚重和信任。然而,吕端却和诗道:“愚臣钩直难堪用,宜问濠梁结网人”,以钓鱼无术来比喻自己不堪宰相重任,请求赵光义另访贤达。后来,当赵光义把这个想法对近臣说出来时,有人说:“吕端为人糊涂。”赵光义却斩钉截铁地说:“吕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至道元年(995),赵光义最终拍板,提拔吕端为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算是正式拜他当了宰相。

  吕端的“糊涂”主要是不和人计较。有一年,枢密使李惟清被赵光义从掌管全国军事的位子上换下来,去当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中丞,虽然是平调,但实际权力发生了变化,他认为是吕端在中间使坏。于是,趁吕端有病在家休息没上朝,找机会告了一个恶状。事情传到吕端耳中后,他不以为然,既没有对皇帝诉苦,也没有找李惟清算账,而是淡淡地说:“我一辈子行得正、坐得直,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又怕什么风言风语呢?”

  对于吕端,赵光义比别人看得更准——不拘小节,大智若愚,是一个可以放权、放手、放心的能臣。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吕端从来不看重权力,不眷恋名位,任劳任怨,顾全大局。他任副宰相后,比他年轻20多岁的寇准随后也被任命为副宰相。吕端钦佩寇准的能力,不讲资历,请求排位时居寇准之下。吕端升任宰相,寇准仍为副宰相,他又请求赵光义下诏,让寇准和他轮流掌印,一同处理国家大事。赵光义虽然采纳了吕端的这一建议,但规定凡大事都先由吕端定夺、再上奏,实际上是再一次明确了吕端的最高权力。而吕端又总是谦让,许多大事均与寇准有商有量,从来不专横独断。

  吕端任职数十年,不蓄资产,轻财好施,常常资助贫病老弱。他任相多年去世以后,子孙甚至连办婚事的钱都不够,只好用房屋作抵押借贷,才办完婚事。最后,还是皇帝出面,从内府拨专款把房屋赎回来。而同时代的那些宰执大臣和封疆大吏,许多人家都是广厦千间、良田万顷,家产子子孙孙几代都可能花不完。所以,无论从人品还是官品来说,吕端都是那个时代少有的楷模,这也是他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僚小官,一步步被皇帝提拔为宰相的根本原因。

  在南宋徐自明撰写的《宋宰辅编年录》中,记载了吕端为宰相时的任命诏书,诏书中有一段对他的评价:“吕端既有王佐之才,又有仁厚之心,是一个有气节、有声望、识大体、顾大局、刚正不阿的君子。”这个评价,基本能反映出他在赵光义心目中的印象,怪不得连前宰相赵普都曾说:“我看吕端在朝中的表现,得到嘉奖也未尝高兴,遇到挫折也未尝恐惧,真有宰相的气度啊!”赵普是开国元老、两朝宰相,阅人无数,连他都评价吕端有宰相的才能和气度,足见吕端在士大夫群体中的形象和影响力。

  稳妥处理改朝换代的大事

  吕端出任宰相后,果然不负赵光义厚望,处事稳妥,协调周全。最重要的是,他能在关键的时候提出最合理的建议,力挽狂澜。

  西夏曾是宋朝藩国,后来,李继迁任西夏王,不但反叛宋朝,而且骚扰边境,致使宋夏战火连绵。一次战斗中,前线将士意外俘获了李继迁的母亲,边将赶快报告赵光义,并请示如何处置其母。当时,寇准任枢密副使,负责军机,赵光义因此叫寇准过去商量,最后决定对李继迁母亲就地正法,以报扰边之仇,雪反叛之恨。寇准商量完出来,准备去发布命令。当他路过吕端的办公地时,吕端看到寇准行色匆匆,一向谨慎的他,感觉到前线肯定有大事,赶紧叫住寇准,细问端详,听说要斩首李母,他忙叫寇准暂缓发布命令,等待他向赵光义汇报沟通后再说。

  吕端急速入宫拜见赵光义说,当年项羽捕获刘邦之父,项羽扬言要杀刘太公时,刘邦竟然无耻地说:愿分我一杯羹。这说明,凡举大事者,危急关头,常常是连至亲也顾不上的,何况像李继迁这样的悖逆之人?今天杀其母,明日就能捕获李继迁吗?如果不能,杀其母,不过是加深了对方的仇恨,坚定了对方反叛的信念罢了。赵光义一听,惊出一身冷汗,忙问应该如何处置。吕端建议,把李母安置在前线延州(今陕西延安),好生赡养,以此招降李继迁。赵光义恍然大悟,连连称善,还说,倘若不是你及时提醒,真的误了大事我还浑然不觉呢!后来,李母善终于延州,不久李继迁去世,李继迁的儿子因为宋朝善待其祖母,便归顺了宋朝。这一事件的始末和结果,再次证明了吕端的深谋远虑和沉稳谨慎。

  最能体现吕端过人之处的,还是在他牵头处理改朝换代这一惊心动魄的大事上。皇帝驾崩,朝局就有变,权力就有争,这是权力更替的不变规律。赵光义选择皇位继承人,因长子赵元佐既疯,次子赵元僖既逝,便选择了三子赵恒,这为宫廷斗争埋下了伏笔。赵光义一过世,因为赵元佐依然在世,朝廷大臣便开始各为其主针锋相对,甚至磨刀霍霍了。太监王继恩牵头,组织参知政事李昌龄、殿前都指挥使李继勋、知制诰胡旦等一班实力派,决定拥立已经被赵光义贬为庶人的赵元佐,理由是他是赵光义长子,废幼立长,名正言顺。

  眼看就要兵戎相见,赵光义的皇后李氏赶紧安排王继恩快步流星去请吕端来拿主意。这里,李皇后使了个小计谋,没安排其他太监去请吕端,单单安排“造反头子”王继恩亲自去请,其用意不言自明。吕端一听赵光义去世,李后有请,知道情况有变,当机立断,让身边人赶紧把王继恩扣押,专人看管,同时跑步入宫。

  到达后,皇后正泪眼婆娑,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对吕端说,如今皇帝刚刚驾崩,大臣们要立长子,你说如何是好?吕端镇定自若地说,当时皇帝确定寿王(赵恒)为太子,就是为了今天能继承大统,如今先帝尸骨未寒,怎么能违背他老人家的遗愿呢?他一边耐心说服其他大臣,一边让人把太子赵恒侍奉到赵光义的棺材前,明确其为皇位继承人,是为宋真宗。

  赵恒登基后,第一次坐殿召见诸位大臣时,因为垂着帘子,吕端担心宦官们以赵元佐冒充赵恒,便站在殿下不拜,请求皇帝卷帘。赵恒卷帘后,吕端走上前去仔细辨认,确认是赵恒后,才走下台阶,率领群臣跪拜新皇帝。随后,赵恒与吕端商量,对阴谋另立赵元佐为皇帝的几位大臣,一一做了处置。继位之争,终于没有酿成同室操戈的苦果,就此来说,吕端功莫大焉。

  赵恒接见大臣时,对吕端都是恭恭敬敬,而且从不直呼其名。因为宫前台阶高,吕端体胖身高,行动不便,他还命人制作较矮的木阶梯,给予吕端特别的优待和照顾。在官位上,继续任吕端为相,不断为他加官进爵。直到吕端退休后,赵恒还时时派人问候赏赐。咸平三年(1000),吕端因病去世,享年66岁。吕端去世后,赵恒不但为其封妻荫子,还赠司空,谥号正惠。吕端实现了高位善终,得到了一个做大臣的最高礼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中国老龄网  

GMT+8, 2022-12-5 09:03 , Processed in 0.270120 second(s), 4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 返回列表